服务热线
当前位置:主页 > 案例展示 >

足球直播再续“寻理” 病例荟萃分享专场亮点与

发布时间 2021-04-13 15:05

  再续“寻理”淋巴瘤病理教育系列网络会议第五期——病例荟萃分享专场已于2020年10月9日顺利进行。七位专家: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李小秋教授、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周建华教授、福建省肿瘤医院陈燕坪教授、山西省肿瘤医院徐恩伟教授、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李昱教授、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张翠娟教授、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张丹丹教授在线直播,吸引了一千余名观众在线小时余,为广大病理科医生带来了一场淋巴瘤病理学习与交流的学术盛宴。在此,我们总结了各位专家的直播亮点及诊断经验,并提供了回放链接,以便各位医师后续学习。

  首先,大会主席李小秋教授对今日讲者进行了简单介绍,并指出本期为病例荟萃分享专场。他提到,六位专家将从不同病例切入进行深入讲解,与各位病理同仁一同探讨其病理诊断。本次直播采用病例分享+专家诊断经验分享+知识问答互动的形式,更加强调淋巴瘤诊断的实操性,足球直播希望可以帮助病理医生不断提高淋巴瘤诊断水平。

  周建华教授讲述了一例EBV阳性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(EBV+ DLBCL)的病例。他提到,该病在诊断过程中,需要与浆母细胞淋巴瘤(PBL)、高级别B细胞淋巴瘤、灰区淋巴瘤等进行鉴别,并通过一系列不同部位的EBV+ DLBCL病例分享,强化了大家对于EBV+DLBCL诊断特点的认识。

  最后,周教授指出,在淋巴瘤诊断过程中,病理医生需要熟悉EBV感染在淋巴组织增殖性疾病及淋巴瘤中的发病机制,掌握各种B细胞淋巴瘤的临床病理特点,结合临床特点、病理、免疫组化与分子检测综合分析,与分化差的癌、肉瘤、恶性黑色素瘤、转移癌、胶质瘤等其他肿瘤进行鉴别,并建议所有淋巴瘤均应做原位杂交EBER检测。

  诊断经验语录:“CD30阳性的T细胞淋巴瘤,并不都是ALCL,需要结合形态、细胞毒标记及EBER等,排除PTCL,NOS、NK/T,ATLL”

  陈燕坪教授提到,CD30是调控淋巴细胞增殖和分化的肿瘤标记物,主要在活化的B细胞和T细胞上表达,少见于正常组织。紧接着,她阐述了不同淋巴瘤亚型中CD30的表达情况,并通过六个典型CD30阳性T细胞淋巴瘤病例分享,强调了CD30表达对于鉴别ALK阴性系统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(ALK-sALCL)、外周T细胞淋巴瘤,非特指型(PTCL-NOS)以及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(cHL)的重要性。

  陈教授提出,儿童和年轻成人出现任何不寻常形态的肿瘤或淋巴样细胞增生(肉芽组织形态,血管周围大细胞套)要高度怀疑ALK+ALCL,可以做CD30、ALK免疫组化证实。

  陈教授提到,诊断CD30阳性的T细胞淋巴增殖性疾病时应非常谨慎,大部分病例会自发消退,如果病变较小且局限在口腔时,应避免诊断淋巴瘤。

  最后,陈教授总结到,CD30+结外NK/T淋巴瘤及CD30+PTCL,NOS易被误诊为ALK-ALCL,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性淋巴瘤(AITL)伴RS样细胞以及ALCL易被误诊为霍奇金淋巴瘤,在临床上需要注意鉴别。

  诊断经验语录:“鼻腔EBV+的淋巴瘤不仅是NK/T,还需要考虑浆母可能”

  徐恩伟教授从一例鼻腔肿瘤病例出发,引出了PBL的诊断要点,并详细阐述了与PBL相鉴别的几种淋巴瘤诊断思路。

  形态学谱系广泛,更易见到坏死、血管侵犯;表达T细胞标记,CD56、EBER阳性表达;不表达浆细胞标记。

  免疫母细胞样大细胞肿瘤,可表达浆细胞标记(CD38、CD138、MuM-1),ALK阳性;B细胞标记通常阴性(CD20、Pax5);不表达EBER。

  二者形态学、免疫表型相似;免疫缺陷、口腔受累及缺乏浆细胞骨髓瘤支持PBL的诊断;EBER阳性也支持PBL;某些病例难以鉴别时,可做描述性诊断。

  最后,徐教授补充了浆细胞瘤与PBL的鉴别要点:一看免疫表型,EBV+支持浆母细胞性淋巴瘤的诊断;二结合临床,看是否存在支持浆细胞瘤的证据;三从形态学上观察,PBL常表现为大的、异型性细胞。

  诊断经验语录:诊断犹如侦探,见微知著,顺藤摸瓜,你也是“东野奎吾”笔下的神探“加贺”。

  李昱教授通过病例串烧,突出强调了病史对于病理诊断的重要性。通过分歧杆菌性淋巴结炎性甲瘤病例分享,她指出了该病的发病诱因,并强调诊断时需关注免疫缺陷相关性淋巴组织增殖性疾病,可通过询问病史,补做免疫组化CD4、CD8等进行排除。

  亮点1:每当临床与镜下第一感觉不符,掉坑还是绕坑走开,是你,病史,指引我重新思考。

  李教授通过一例AITL伴B细胞显著增生病例分享,介绍了AITL的三种主要结构、分级及预后评估。她提到,当血管免疫母细胞是B细胞增生或穿刺标本的时候,有可能取到的标本是增生的B细胞团,这便是陷阱。

  亮点2:只是因为在病史中多看了你一眼,就不会忘掉这是一个脓胸相关的,我们可以把病理报告出得更漂亮!

  李教授讲述了一例慢性炎症相关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,伴有浆细胞分化和坏死的病例。她提到,与DLBCL相比,该病治疗方向基本相同,但在治疗过程中更关注患者的免疫功能。

  亮点3:诊断如侦探,临床病史非常重要,需要反复看病史,尤其IHC和HE不符合的时候要回看病史。

  李教授介绍了一例皮肤假性淋巴瘤病例,提到该病的常见发病原因、病理特征与诊断特点,此外,应注意与肿瘤性、反应性病变等相鉴别。

  张翠娟教授:易误诊为朗格汉斯组织细胞增生症(LCH)的霍奇金淋巴瘤(HL)

  诊断经验语录:胶原纤维嗜酸粒,霍奇金病要警惕,组织细胞若丰富,大细胞仔细寻觅。

  张翠娟教授分享了3例极易误诊为LCH的HL,提示我们,在临床诊断HL时要特别警惕,需要与多种淋巴瘤相鉴别。出现小灶性坏死,高度提示HL。

  病例1:患者15岁,男,颈部淋巴结肿大1月,1年前椎旁病变诊断为LCH,行8次放疗后效不佳,出现瘫痪,遂再行淋巴结穿刺,结合既往椎旁标本,存在大细胞、干尸细胞、双核细胞,补做CD30+、Pax5+,最终诊断为(椎旁及淋巴结)cHL,混合细胞型。

  病例2:患者34岁,男,背部疼痛,CT显示T3锥体破坏性病变,手术切除病灶,显示存在大量反应性组织细胞,再次穿刺淋巴结,CD30+、Pax5+、EBER+、LCA-,最终诊断为(腹膜后淋巴结)cHL,混合细胞型。提示我们,HL累及到骨组织时,易与LCH混淆,发生在淋巴结时也可出现类似情况。

  病例3:患者30岁,男,颈部淋巴结肿大1月余,存在小灶性凝固性坏死,免疫组化提示CD1a+、S100+、CD30+、Pax5+,最终诊断为(颈部淋巴结)cHL,混合细胞型。

  诊断经验语录:穿越层层迷雾,万里飞渡,慢慢前路问君在何处—原来肿瘤君在此处

  张丹丹教授分享了一个几经周折,最终诊断为原发性皮肤T细胞淋巴瘤(蕈样霉菌病),Sezary综合征(SS),累及腹股沟淋巴结的病例,并系统地阐述了SS与蕈样霉菌病(MF)的鉴别要点。

  亮点2:红皮病对SS诊断是非常必要的,但是部分早期SS患者可无红皮病表现;非红皮病SS与红皮病SS患者具有相同预后。

  张教授提到,淋巴结异常增大,即使结构保留,尤其是免疫表型T/B优势表达时,需警惕淋巴造血系统肿瘤可能;淋巴结内“T细胞淋巴瘤”,Ki-67增殖指数较低时,要想到原发结外淋巴瘤/白血病(尤其皮肤)累及的可能;MF及SS均可累及淋巴结,当MF累及淋巴结时,要排除SS的可能性。

jrs直播(无插件)腾讯体育-官网平台

联系人:李经理 座机:0371-64234533 地址:河南省安阳市巩义市夹津口工业园
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