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专访曹杨 微光一束

发布时间 2021-02-14 13:45

  获得《中国好声音2020》殿军之前,曹杨更为大众所熟知的身份是音乐剧演员。

  2016年入选音乐剧《不能说的秘密》、饰演男主角叶湘伦,通知抵达时,曹杨正在舞台上对灯光。音乐剧演员出身的曹杨,对光线非常敏感。每一部剧正式公演前,灯光就得对上一天,定点,走位,道具,再落实到具体的台词和场景,“光”是演员在台上的精神搭档,配合默契,戏才会好。所以,“光对我来说,是有很特殊的情节的。”

  在个人首张专辑《规定情境》中,收入了他自己作曲的单曲《微光》;首次登上《中国好声音2020》的舞台,唱的也是这首《微光》。从音乐剧演员到流行唱作歌手,曹杨觉得,“微光”代表一个起步的阶段,光亮微弱、希望幼弱,但也只有不断前行,那束原本幽微的光,才会真正茁壮。

  在每一个规定的情境中,曹杨的音乐语言都有很强的画面感,具象可触。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长白山,就是因为哼歌时脑海中一闪而过的“落雪”。当时在棚里录制《妳说妳还不了》,哼着哼着,他就想到,“这里应该是下雪的,MV可以这样拍。”于是公司安排了长白山的行程,在漫天飞舞的细雪里,兑现他的音乐灵感。

  想象的画面与现实逐一对标,朴素真切,是曹杨创作的鲜明特色。这得益于他本身的思维弹性和敏锐感知,一段旋律几句词,便能构筑一副鲜活写实的景象。

  给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取名字,着实费去曹杨一番功夫。收录在内的11首歌,最早的一个demo是16岁时写的,最新的歌曲是去年才通过线上交流和曲作、词作老师们敲定,期间还经历了《中国好声音2020》的全部录制。周期长,跨度大,作品风格也不尽相同,很难去找到一个涵括周全的共性。但专辑总归要有一个主题,为此还苦恼了一阵。

  后来,曹杨想到,这些歌由远及近,每一首都算标注着自己某个阶段的历程和心境,“就是我这几年的一些经历和感受。”——“规定情境”这个名字由此而来。

  严格来说,“规定情境”算是戏剧表演范畴的一个术语,指作家在剧本中为人物活动所规定的具体环境和实际情况,以及艺术家二度创作所进行的内容补充。曹杨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戏剧系,四年的专业训练中糅合了音乐和戏剧表演,“规定情境”对他来说非常熟悉。“后来一下就想到了这个词,从上音毕业以后,我所做的事情几乎都是在不同的规定情境中展现自我。演音乐剧,去上节目,当歌手,对我来说,就是一个个不同的规定情境。”

  和曹杨交谈的氛围非常松弛,他一副大男孩模样,温和有礼,偶尔逗趣。不过,曹杨的叙述习惯很实在,和他的音乐语言一样,有着不容忽视的画面感和故事性。寻常访谈里的那些敷衍套话,很少在他口中出现。但凡开口,必然“言之有物”,仿佛详实的“规定情境”。

  譬如聊到《规定情境》上线时的心情,曹杨印象中,当天一切稀松平常,和以往没有分别,自己就那么坐在家里的沙发上,等待,顺便刷刷手机。唯一的不同是,一过零点,再打开的界面,点击,确认,划进自己名字的那一栏,刷新,“突然发现多了一张专辑。”筹备专辑这两年里的许多碎片也随之浮现眼前。

  “像《玩家》,还有《妳说妳还不了》,都是在那个阶段完成的。好声音对专业度的要求非常高,通过在舞台上的磨炼,我的音准,情感流露,整体氛围的把控,都有进步。”他说。

  曹杨的手机录音软件里,保存着数量庞大却又简短的“碎片”,都是很短的旋律,几秒或者十几秒,也不知是在何时何地哼唱的。他形容“灵感都是猛然撞进脑子”。正儿八经想写歌时往往没什么想法,但是洗澡或者坐飞机的放空时刻,“很奇怪,一串旋律就会直接在脑子里出现。我会定期整理,拿吉他伴奏,一条条去听,挑选适合扩充填补的片段。《微光》和《走散》就是这样写出来的。”

  音乐剧演员出身的“加持”也由此体现。曹杨的叙述很擅长刻画场景、营造氛围,他的话语,旋律,歌词,都不是虚浮的空架子,是切实拥有内容的准确表达。《规定情境》音乐会举办当天,出于疫情防控的需求,没有粉丝入场,曹杨就在空荡荡的内场,独自唱完了一整张专辑。问他,当时作何感想。曹杨没有立刻讲当下的心绪,而是引了演音乐剧时的境况,“以前在剧场演戏的时候,有时候碰上周中,然后又是下雨天的话,其实观众也会很少。”

  所以,这样的一个“规定情境”,以歌手身份表演的曹杨并不陌生,他很早就在空荡的剧场里、唱过孤独的歌。即便人迹稀寥,音乐营造的特殊氛围也依旧笼罩着,用一段段质朴的旋律表达,叙述完整的故事。

  曹杨正式出道是2008年,16岁,在选秀风潮席卷大江南北的时期,接连获得第5届校园音乐先锋全国邀请赛和QGGLE歌唱新星大赛总冠军,次年又获得第16届东方风云榜东方新人银奖。彼时,尚未成年的曹杨还在上外附中读书,脸上挂着稚嫩的婴儿肥,笑眼眯眯。

  爸爸讲,他三四岁就开始接受音乐启蒙。而在曹杨自己的回忆里,对音乐的爱真正“觉醒”,大概是在十年后的中学阶段。因为念的是普高,学校里专门学习音乐的孩子不多,所以文艺表演之类的活动总少不了他。也是这些大大小小的比赛果实,逐步坚定着曹杨内心的一些向往,“其实发挥的状态参差不齐,有时也会翻车,”他笑了笑,“但确实是喜欢,喜欢音乐,喜欢舞台。”

  曹杨的中学时代,正是华语流行音乐全面融合兴盛的时期,以周杰伦为代表的音乐人崭露头角,引领新一轮的潮流风向。少年曹杨当时刚好又学了吉他。彼时连扒谱都磕磕绊绊的他根本想不到,差不多十年以后,自己会加入周杰伦创建的杰威尔音乐公司,拥有和方文山、葛大为等前辈合作的机会。“光是能把名字和他们写在一起,就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。”曹杨的声音里忍不住笑意。

  从音乐剧演员到流行歌手,是曹杨这三年来徐缓做出的最大改变。2017年,曹杨加入杰威尔,专注于音乐和唱作方面的发展,陆续参加《中国新歌声第二季》、《梦想的声音第三季》、《中国好声音2020》等节目,他说参加这些节目最直观的影响就是提升了知名度,有更多的人关注自己。而竞争激烈的音乐竞演类节目,也让曹杨直面自己的胜负心。“舒缓平和只是我性格中的一面而已,我去比赛,胜负心就是要摆在那里,明明白白让人看到才行。”

  想赢,想要争取,不同于平日流露的温软气质,曹杨对个人情感和内心渴求的表达非常坦荡。这是一种珍贵的诚实。“不论做歌手还是做演员,情感的触角一定要非常灵敏,在需要调动的时刻,就能运用内心感受和觉知去表达,营造艺术氛围感。”他说。

  曹杨的情歌唱演有着极其饱满的情绪,旋律和辞藻上虽没有很丰富繁琐的技巧,但非常贴近生活,有着朴素的人情温度,平实易感。在筹备《规定情境》的阶段,曹杨也在参加《中国好声音2020》的录制,5分快3。他在两边都延续着自己对舒缓情歌的钟情,首战即以自创单曲《微光》获得三位明星导师的转身。

  事实上,在当下的音乐竞演体系中,轻慢松弛的情歌并不讨巧,包括导师李宇春也说,唱情歌是一件容易被低估的事。但曹杨没有被此类既定印象束缚,他清楚自己的优势:“我做过音乐剧演员,再做歌手,帮助最大的地方就是氛围营造,可以帮我迅速设定好一个场景,然后代入进去。”比如和鬼鬼吴映洁合作的《I Think I Love You》,讲述都市恋人的相处日常,曹杨对这首歌的把握,落点就是在普通情侣最平淡的点点滴滴,所以最终呈现的效果极富烟火气,引发强烈共鸣。

  不仅仅局限于表达,在信息捕捉和构筑的过程中,音乐剧演员的身份加持也非常鲜明。“有时在棚里录歌,一些句子唱来唱去没什么感觉,老师就会启发,你可以想象自己在什么地方,经历什么事情。”此时的曹杨便会触发“头脑风暴”。“他一描述,我脑子里就有那个场景,那种感觉,就对味了。这就是考验内心情感的调度和想象力,有些人就是需要调动很久,而有些人,说一句话,可能下一秒眼泪就来了。”

  大二时,曹杨参与系里毕业大戏的排演,在音乐剧《楼兰》中饰演男主角。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如此大规模的制作中担纲主要角色。“毕业大戏可以说是我们在校期间的终极任务,音乐戏剧系大一到大四的所有学生,大家都到学术厅,一个个唱,靠面试来竞争角色。”21岁的曹杨争取到了男主角。剧场里那方并不辽阔的舞台,开始和他产生愈发紧密的关联。

  通过表演,去成为一个另外的自己,是一场短暂又新奇的冒险。《微光》里的那些叙述,都是曹杨的心境折射。“其实在舞台上的感觉很复杂,明明知道底下有人,但光一打起来就雾蒙蒙的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你演喜剧,底下会笑出声,你演悲剧,底下会抽泣。”曹杨比划了一下那段小小的距离,“你心里知道,光背后那看不见的地方,是有人在和你共呼吸的。”

  然而,他对舞台并非单一的“热爱”,在台上的分分秒秒也是五味杂陈。“比如,好声音盲选舞台的阶段我非常恐惧,大一那时我参加过第一届好声音的试音,录音棚阶段就落选了。”尽管后来也有了不少舞台经验,但走到曾经跌倒的地方,还是会丢失自信。“这是一种复杂的感觉,我相信自己能把歌唱好,但又害怕走上去的瞬间,太多的情绪会打乱自己。”

  曹杨承认自己性格中不自信的一面,“我只把它藏得比较好。”过去演音乐剧,可以把个人的情绪都藏在角色背后,依赖另一个身份活跃在台上,演员被角色保护着;但等到以流行歌手的姿态上台,曹杨就只是他自己,没有别的保护壳。他要自己去打碎这层限制。

  去年在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初舞台上,曹杨唱《微光》,“当时唱到最后一遍副歌,还没有导师转身,我很担心,因为我设定的‘转身点’一共就两处,一处是这里,一处是整首唱完。”在最后尾奏快要结束的时候,“我的希望也快跟着结束了。”至今他都记得自己心底的担忧。

  演员所处的舞台是光影浮动,用一束追光预伏无数的起承转合,曹杨在这片舞台上呆了很多年,“那些情节桥段,台词场景,已经练到想忘记,都还能脱口而出”。而独立出来的音乐则是另一种维度的思考,扎根在实际的土壤,“从真正意识到自己喜欢音乐,到现在也有十多年了,音乐本身不能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概括,它更像是一面镜子,映照我真实的生活”。

  所谓“真实”,便是,“我在舞台和专辑里表现的是什么样,我在现实生活里也就什么样。”音乐剧演员和歌手两个身份之间的交叠与区别,也在曹杨心中逐渐明晰。相比演员对一个角色的诠释,歌手对一首歌的表达,可以有更强烈乃至跳脱的个人气息,无论情绪好坏,只要把控得当,就是宝贵的真实。

  曹杨认为,作品体现出来的音乐个性,其实是由音乐人本身的个性决定的,而音乐呈现的风格样态,也是音乐人自我意识和价值取向的表达。“可以说,我的音乐就代表我真实的模样。”他也表示,自己并非是舒缓情歌所展现的清浅柔和,人是多面的,音乐也是多元融合的,真实是他唯一可以断定的意义,“风格和路线还是其次,但表达肯定忠于内心,离我生活太远的东西,我唱不出来。”

  音乐如镜。等到推出《规定情境》这张专辑,曹杨自己做主,选定了封面,“这代表两个我的互相凝视,就像昨天的自己和今天的自己,很安静地对望。”音乐剧演员和歌手身份的交错和重叠,是曹杨的昨天和今天。这场凝视,更像是,作为曹杨的他本人,和作为演员、歌手的他,互相凝视。

5分快3平台【真.777】

联系人:李经理 座机:0371-64234533 地址:河南省安阳市巩义市夹津口工业园
微信二维码